豆瓣评分8.7 这部纪录片讲述匠人“不疯魔不成活”

《讲究》海报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7日电(袁秀月)这是一部有关工匠的纪录片,却做得“小而美”,豆瓣评分达8.7分。四季下来,他们拍摄了三十余种技艺,有“高大上”的苏绣、紫砂壶,也有“接地气”的榫卯、面线。

  纪录片《讲究》的主创团队说,他们不仅想把匠人的故事和技艺传播出去,还想让观众感受到匠人的态度和“讲究”的生活方式。

  以讲故事的方式来拍手艺

  从2006年起,《讲究》的导演苟博就开始拍与匠人相关的纪录片,没想到的是,十几年后他还在做,“可见手艺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”。

  只不过,与多年前不同,今天有关匠人的纪录片可谓之多。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《大国工匠》《寻找手艺》《了不起的匠人》《百心百匠》……不少作品都在网上引起热潮,口碑也不错。

  如何将匠人纪录片做出不同,是苟博和团队成员一直思考的问题。作为《讲究》项目的发起人,爱奇艺商业自制中心总经理芦彬说,在做《讲究》之初,她特别怕匠人这个题材被“说烂”了,变得不“高级”了。

《讲究》视频截图

  “我们其实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我们更想挖掘每一个人的故事。”芦彬称,在四季节目中,他们拍摄过很便宜的东西,也拍过好几百万元的作品,但是每位匠人想做好一件事情的状态却完全一样。

  苟博则说,他特别害怕把手艺拍得“太干了”,这样肯定没人看。所以,他们想把手艺的态度关照到匠人的生活中去,以讲故事的方式呈现出来。

  而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,他们试图传达出一种态度,即“讲究”。“每个匠人在工作时,都会有一些讲究的地方,做大了做小了、温度高了还是低了,其实都是不合适的。”苟博说,他想把这种讲究的态度延伸到生活中。

  “也许我们可以好好地喝一泡茶,好好地把衣服熨平整了,再穿上它出门,这其实都可以衍生出生活中的一些小确幸,也是我们生活中小小的讲究。”芦彬说。

《讲究》海报。做团扇的李晶

  制作过程:前期准备很重要

  为了适应互联网传播,让观众在视听上没有负担,《讲究》的每期节目都在15分钟左右。但是别看时间短,每一期都要耗费很长时间来准备、拍摄、制作。

  先是找选题。一般来说,他们会从各省各市的非遗网站上,去找国家级技艺和国家级传承人,然后一个个进行筛选,每一季都会筛选出近百个选题。

  之后便是前期采访,撰稿和执行导演会跟匠人们待上一两天,观察他们的生活和性格,形成选题报告。到前期采访会议时,他们会把选题再筛选一遍,然后就开始正式拍摄。

  苟博说,他们会倾向于选择三类选题,一个是好故事,比如有强大的历史背景。一个是有色彩,比如像苏绣那样漂亮的作品。一个则是人物的表达和性格好。

  不过,苟博也坦言,能把这些全凑齐了很难。“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微光,我们负责的就是把那个光芒找到,把它放大。”

《讲究》海报。苏绣姚建萍

  在以人物为主的纪录片中,拍摄团队和嘉宾的沟通总是关键。苟博称,在这方面没有捷径,就是把前期准备做好。

  “我们会把人物所有的资料搜集起来,甚至包括他都忘记的细节,然后把国内外同类的技艺进行对比,最重要的是把这个人放到时代背景中去讲。”苟博说,这样在跟匠人们去沟通时,他们才会觉得你真诚。

  在《讲究》中,有大量具有设计感的镜头,比如苏绣大师姚建萍关门,建盏大师砸碎瑕疵品等。这是否摆拍意味过重?苟博回应,纪录片中的情节都是人物本身经历过的事情,他们不可能凭空去造。

  只是,他们会用艺术化的手段把它呈现出来,匠人们也不会特意配合,只要做自己就行了。“他做的就是他平常的行为,只不过你给稍稍调一下节奏。”

《讲究》海报。点翠传人左书侨

  匠人们坚持那么久,总会有热爱

  拍了一年多的匠人,苟博从他们身上学会一件事情,那就是坚持。他说,以前打游戏经常会中途放弃,但现在他都会坚持打通关。

  “每一个匠人能够在这个时代坚持下来,www.773993.com,本身就是一个小传奇。”在他看来,匠人们能够坚持一件事那么久,无外乎两个原因,一个是不会做别的,一个是做这个能够赚钱。

  但他也疑惑,匠人们肯定也有过失落的时期,那时候他们又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?匠人们的徒弟,大多都很年轻,他们有大把的选择,为何坚持做这个?

  苟博总结道,其实不管因为什么原因,这背后多少都有一些热爱。而在片子中,他们会把这种热爱适度放大。

《讲究》海报。手工面线传人黄加

  不过,也会有一些真正的“狂人”,比如第三季点翠的传承人左书侨。

  左书侨半路出家,以一己之力拾起这门近乎失传的宫廷技艺,纠正大家对点翠的误解。这一切,仅是为了他的京剧梦。而他之所以痴迷点翠,只是因为幼时儿时看戏的惊鸿一瞥。

  “我们希望有一些点能够打动我们,然后把这份感动通过画面剪辑、音乐、解说词等传播出去。”苟博说,他从2003年开始拍纪录片,那时,他的师父总会对他说一句话,做节目要寓教于乐,不仅要有意思,还要有意义。

  “做面线的老人,其实接下来已经没有人会像他那样手工做面了,大家都有一些难过和不舍。”芦彬也说,希望更多人会关注到匠人们,让他们生活更好一些,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学这些手艺。(完)